首页 新语 新阶层100问 思想 政协 民族 新阵线 企业家 市县 公益 会员 全国
网站首页 >> 秦英汇 >> 故事
上茶与喝茶 周恩来与朱启钤交往轶事  
 
 
 
 
 
新阶层
 
阅读46819
辛文
秦英汇
2020-07-10
 

  朱启钤号桂辛,是著名的古建筑学家、实业家。北洋政府时代,曾任代理国务总理。新中国成立后,周恩来很关心这位“前总理”。

  1949年,章士钊作为国民党政府代表之一参加国共和谈。章士钊与周恩来、朱启钤是老朋友了,周恩来一见

  章士钊便问道:“行老先生,你我的老朋友朱先生现在哪里,情形怎样,没去台湾吧?”

  ▲1961年在北京东四八条胡同朱启钤宅,左起为张颖、章以吴、邓颖超、罗婉容、周恩来、章文晋、章梅。 (图片由张颖提供。张颖,长期在周总理身边工作。解放后,曾先后担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书记处书记、《剧本》杂志主编、党组书记等职。1965年调外交部后,先后任新闻司、西欧司副司长,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政务参赞等。)

  章士钊将朱启钤在上海寓居的情况告诉了周恩来,周马上让章写信给朱启钤,要他留在大陆。遵照周恩来的意思,章士钊一连写了两封信派人设法送往上海。第一封信因送信人中途牺牲,未能送到,朱启钤只收到第二封信,看到周恩来的拳拳情意,朱启钤毅然决定全家留在上海。上海解放后,周恩来即派朱启钤的外孙章文晋将朱启钤接到北京定居。

  朱来京后,周恩来请他担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,还先后安排朱担任北京市政协委员和全国政协委员。

▲周恩来总理到东四八条寓所看望朱启钤老人。

  1957年深秋的一个傍晚,周恩来来到北京东四八条朱启钤的住处,寒暄落座后,周说他在北戴河看到一篇碑文,上面有他叔父周嘉琛的名字,问朱启钤知不知道。

  朱启钤说:“民国二年,我任内务部总长,举办县知事训练班时,你叔父是我的门生,当时他正在临榆县知事任内。”

  周恩来笑着说:“那你比我大两辈,我和章文晋同辈了。”

  朱启钤要家人为总理上茶。而总理的随行保卫人员出于当时的安全规定,向朱家的人摆手,示意不必上茶。由于朱启钤年事已高,眼花耳聋,没有看清人们的举动,仍在不断催促:“快给总理上茶!”

  茶端上来后,周恩来端起来就喝,还吃了糖果。总理的这一举动解除了难堪的局面,拘谨的气氛一下消失了。

  朱启钤因耳聋经常打断总理的话,周恩来总是不厌其烦地为他反复解释。每当朱启钤打断总理的讲话时,家里人就向他摆手,示意不要打断总理的话。周恩来看到后说:“不要阻止他,让老先生说嘛!”

  朱启钤对当时文字改革有些不理解,问道:“是不是改革以后,我们这些老头子都成了文盲啦?”

  周恩来听罢大笑,指了指行老的住处(章士钊与朱启钤住一个院子里)说:“行老参加了会,情况他了解,以后请行老给你作详细介绍。”

  朱启钤在葬俗上思想较守旧,担心死后被火化,在与周恩来告别时说:“国家不是说人民信仰自由吗?我不愿意火葬,我死后把我埋在北戴河,那里有我继室于夫人茔地,我怕将来办不到,所以才和你说,你帮我办吧!”

  家里人听到他提这样的问题,忙去阻拦,但总理又一次制止了他们,等朱老先生说完后,总理对着他戴的助听器话筒说:“我一定帮你办到,你相信我,放心吧!”

  朱启钤听到总理的肯定答复,连连点头,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  通过与周恩来的交往,朱启钤深深佩服总理的为人及领导艺术,他对家里人说:“总理是我在国内外所遇到的少有的杰出政治家,也是治理我们国家的好领导。可惜我生不逢时,早生了30年,如果那时遇到这样的好领导,我从前想做而做不到的事一定能办到。

  1961年,朱启钤90岁生日时,周恩来送来了一个大花篮表示祝贺。几天以后,又在全国政协礼堂为朱启钤举行了一次小型寿宴。

  1964年初,朱启钤因病住医院。当时周恩来正在国外访问,得知此事后,立即打回电报,请医务人员尽力医治。2月26日,朱启钤终因年老体衰,不幸病逝。

关于我们 - 联系我们
微信公众号
Copyright © 2020 qinyinghui.net/ All Rights Reserved
陕西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/复制/镜像
陕ICP备19024063号-7 联系电话:029-84234562
秦英汇,为陕西省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发声。